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华晓梦-陈华清的博客

阅读,行走。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陈华清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闪小说学会特约评论员兼理事、郑州小小说事业发展部签约作家。《闪小说》编委。 写有散文、小说、评论、诗歌等,散见于《延河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诗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《当代小说》《羊城晚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、新西兰《先驱报》等国内外报刊。 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《啄着阳光的鸽子》《榕树下的秘密》《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》等散文集、小说集。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  

2015-07-19 15:35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感谢主编的约稿、抬爱。感谢北京之春,让我结识不少同“道”中人。

   《 文学校园: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   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主办的《文学校园》,在2015年第三卷的“教师作家”栏目,以澄静如湖水,纯净如雪莲——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》为题,推介我的作品。谢谢!
     我很喜欢编者加的标题澄静如湖水,纯净如雪莲》。
    “澄静如湖水,纯净如雪莲”曾是我追求的文字风格。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精彩6月之三:《但盼雷雨来》载《文学校园》红帆卷2015年第三卷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   〉〉作者简介
     陈华清,生长于南海边的雷州半岛。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闪小说学会特约评论员兼理事、郑州小小说事业发展部签约作家。兼任《闪小说》编委。文字散见于《延河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诗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《当代小说》《羊城晚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、新西兰《先驱报》等国内外报刊。长篇儿童小说获得广东省湛江市创作扶持。已出版儿童故事集《榕树下的秘密》、儿童散文集《啄着阳光的鸽子》、旅行文化集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、小小说集《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》等。其中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上京东热卖、“人气好书”。

  〉〉创作感言
      我写作是遵从内心的需要。我需要文学,文学于我是一场救赎。写作能使我内心风清月明,使我快乐如山间潺潺的小溪。一段时间,在重重复复的忙碌中,我远离了文学。但在我精神几乎崩溃的时候,我想起文学,拿起笔在纸间“游走”。同时走读大地,游山历水,以“在山水间阅读,于文学中行走”作为座右铭。我收获了精神的怡悦,也收获了文字的丰腴,于是有了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之类的文学集奉献给读者。
     写什么对一个人的性情影响颇大,给孩子们写书时,我感到内心澄静得如一面湖水,纯净得如天山上的雪莲。我享受着写作带给我的快乐,更乐于把来自内心的良善、快乐传递出来,与有缘读到她的人分享。
     我的儿童小说以儿童为本位,以儿童生命成长精神高地为写作导向,关注当代少儿的生存状况,关注他们的身心健康。尤其关注边缘少年、弱势群体,比如自闭儿童、留守儿童。为了写好这类儿童,我特意去幼儿园、儿童行为中心,乡村学校等,跟他们零距离接触,呼吸着他们的呼吸,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。他们澄澈的目光、无奈的现实,一次一次撞击我的心灵,震撼着我的灵魂,也坚定了我好好写他们的信心。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部分作品选登

西湖松鼠 
陈华清

     初春的杭州西湖,一边是春暖花开,绿树如盖,碧草如茵,繁花似锦;一边是枯枝瑟瑟斗春寒。
     最初见到松鼠就是在西湖旁边的法国梧桐树上。当时,在梧桐树光秃秃的枝枝丫丫间,有几个灰黑色的身影在跃动、追逐。在灰蓝色的天幕下,这些不断跳跃的灰黑身影,就像一个个律动的音符,又像一个个写在春天的感叹号。
     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眼,目光不由自主地随着那身影移动。等它们跳下树,在草丛中用鼻子左嗅嗅,右闻闻,这才看清楚,原来是松鼠!我又惊又喜,赶忙跑过去。
在我的印象中,松鼠是属于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的。它生活在这样的画面中:浓密的针叶林中,成群结队的松鼠在松林间嬉戏追逐,采摘松果;在密叶筛落的阳光下,美美地蘸着阳光吃果子,安然享受大自然的恩赐。
    不曾想,西湖也是松鼠的天堂,这些小精灵也属于画船载酒的西湖,而且还是西湖灵动的一笔。
    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樟树下,一只小松鼠在津津有味、旁若无人地享用早餐。小巧而清秀的脸上镶嵌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显得精灵又可爱。全身灰褐色的皮毛,尾巴又粗又长,直起身子的时候,毛茸茸的的大尾巴向上翘起。它用前爪捧起饲养员送来的水果,蘸着春风,不断地啃啃啃,那样子像极了向人作楫行礼的绅士,憨态可掬。
     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小女孩,一看见小松鼠,马上欢喜地挣脱奶奶的手,从爷爷手里拿过几块饼干,递到小松鼠的面前,仰起春天般的脸,说道:“小松鼠,小松鼠,给你饼干,吃吧!吃吧!”小松鼠毫不客气地接过小姑娘递过来的饼干,大大方方地往嘴里送。一边吃一边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瞅瞅小姑娘,又瞅瞅围观的游人,一点也不生分。那神态仿佛说:“真好吃,真好吃,谢谢你!”小姑娘咯咯地笑了,友善的笑容也绽放在其他游人的脸上。
     突然,我听到“吱吱”的叫声,这声音很清脆、很温驯,如同明媚的阳光从枝叶间渗漏,筛落一地,散在春天,一点一点冲击着我的心灵。松鼠的叫声原来也如此地动人!也许它的叫声本来就动人,只是我们没注意到。正如很多美好的东西本来就存在,只是因为我们的忽略而错过。
    “静坐时看松鼠饮,醉眠不碍山禽浴。”这是刘子寰《满江红》中的词句,这意境很美。我也享受着这意境,停下匆匆的脚步,悠然地坐在西湖边的长凳上,淋浴着暖暖的春光,看小松鼠在春天绿地毯似的草地上,怡然自得地追逐、奔跑、嬉戏、打滚。一只胖乎乎的松鼠“倏”地爬上树叶似盖的香樟树,用铁钩似的爪子勾住树枝,俯身探头,得意地向下看着同伴。那顽皮的神情似乎在说:上来跟我玩啊!一会儿,它又趴在树枝上,仰视上方,悠然自得。不知是欣赏白云飘荡,还是聆听小鸟啁啾,或是静听花开。那神态可爱极了!我情不自禁地用镜头瞄准它,轻手轻脚地靠近,想定格它春天的仰视。
     西子湖畔,有不少人像我一样追拍松鼠,也有人架起画架在描摹。
     我不由想起画家朱颖人。朱先生工作、生活在位于杭州南山路的中国美院,他钟爱西子湖畔的松鼠,观察了数十年,跟这些可爱的小精灵结下不解之缘。心追手摹,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开始画松鼠,一画就是三十多年,直到现在依然痴心不改。每当有人索画,朱教授欣然提笔作画的,总是他心爱的松鼠。在中国历代“松鼠画廊”上,恐怕没有谁像他那样如此倾情于松鼠了。
打开朱教授画的数百张松鼠图,那简直是一部精彩的西湖松鼠生存环境的变迁史,令人感慨,叫人惊喜。
     创作于1991年的《古藤松鼠》,画面上的松鼠探头探脑,灵敏又机警,似乎生怕被人惊扰。那时的人环保意识不强,曾出现惊扰、捕捉松鼠的情况,甚至发生烹松鼠吃这样令人毛骨耸然的事。于是,松鼠不敢亲近市民,跟他们跟保持一定的距离。朱先生给这幅画题词:“相距十数步,石间松鼠相逐,亦奔亦跳,初似戏嬉,复以寻找,尤带惶恐……静而观之却远我去也,何其怪哉?”这个题词就是对当时情形的真实反映。
    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,西湖松鼠交上好运。杭州人不但整治湖山景区环境,给松鼠提供了如同人间仙境的生态环境,而且环保意识提高了,人与动物开始和谐相处。人与山水,人与动物,构成千年西子湖最美的画面。朱先生欣慰地说:“当今盛世,经济腾飞,保护自然尔亦有幸。”他把满心的欢喜挥洒在《梅花松鼠》图中。画中那只悠然自得、翘首望天的小松鼠,心情亦如红梅怒放,浓烈满树吧?
     进入新世纪,西湖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,更是如诗似画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天堂”了。松鼠在这个“天堂”里繁殖生存,数量比三十年前多了四五倍,比鸟儿还要多呢。朱先生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又欣然提笔作画。“老来红树江南梦,共处湖山新景中。”《今看松鼠好运来》与《湖山新景》图,描绘的就是这样的新景象。
     松鼠从开始的怕人到现在与人亲密无间,这个变化,折射出一个民族物质生活与精神风貌的变化。松鼠有幸,成了西湖三十年变迁的“见证者”;人类有幸,能与如此可爱的小动物和谐相处。
在西湖邂逅松鼠,是我的江南行的一笔意外收获。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创设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,人类必然收获惊喜。

你也可以这么优秀
陈华清

教师作家陈华清特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