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华晓梦-陈华清的博客

阅读,行走。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陈华清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闪小说学会特约评论员兼理事、郑州小小说事业发展部签约作家。《闪小说》编委。 写有散文、小说、评论、诗歌等,散见于《延河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诗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《当代小说》《羊城晚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、新西兰《先驱报》等国内外报刊。 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《啄着阳光的鸽子》《榕树下的秘密》《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》等散文集、小说集。

中国电大报:西子湖之秋  

2014-12-07 20:27:29|  分类: 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国电大报:西子湖之秋 - 清华晓梦 - 清华晓梦的博客

 散文《西子湖之秋》发《中国电大报》2014年10月24日。


西子湖之秋

陈华清

 

我跟西子湖也算是“老朋友”了。我认得西湖,不知美丽的西子湖可否记得我?也许她不记得我了。千百年来,多少爱恋的目光依依在断桥残雪,多少赞叹声掷满平湖秋月,多少不舍的脚步叠叠在苏堤春晓,丈量着西湖的厚重,翩跹着唐诗宋词的向往。西子湖承载着太多的爱恋。

这是八月底的一天,雨后初晴,我又一次见到西子湖。去年春天我跟西子湖第一次见面。

这次看到西湖,已没有初见时的兴奋。犹记得初见西湖时的兴奋、激动,就如初见暗恋很久的恋人,激情难耐,溢于言表,情不自禁拥抱、亲吻。

我用一颗平常心看眼前的西湖,初秋的西湖。陪我游览西湖的是在杭州认识的老陈,他是搞旅游工作的。因为这次来杭州,我一定要看戴望舒的故居,他开车陪我雨中寻找戴之故居。我们找到了戴望舒笔下,那个丁香姑娘结着愁怨的“雨巷”,窄窄的巷子似乎还氤氲着她的芳香。尔后,他又陪我游览万松书院,雨中的万松书院。这是梁山泊与祝英台当年同窗共读结情谊的地方。万松书院就在西湖旁,我自然要看看秋之西子湖。

初秋的西湖满眼的苍绿,那是成熟的碧绿、苍翠、墨绿。尤其是围着西湖岸的杨柳,绿得充分,绿得不留一点空白,绿得豪情万丈,没有春天的娇柔、羞涩。条条柳枝披绿带翠悬挂在树间,挂满了整棵树,郁郁葱葱,密密麻麻,像是绿色的瀑布直泄千丈。那柳枝许是嫌树不够高,或是贪恋西湖水之清凉,把绿枝伸进西湖里,像西子姑娘把她如云的秀发伸进西湖水中。

我记得杨柳初春时的模样。那时她刚从寒冬中醒来,赤裸着身子。远望去她只有灰褐色的枝枝干干,走近一看,你会惊喜地发现,在那些如同枯干的枝丫上,点缀着一个个如同米粒般大小的绿芽。如今,春天的绿芽已长成秋天的浓密。

初秋的风喜欢躲在山后,让太阳裂着嘴大笑,让滚滚热浪扫荡西湖,让人们汗流浃背说着太阳的不是。偶然,风从山后跑出来,像顽皮的孩子,胳肢着无精打采的柳枝。柳枝大概给他弄痒了,笑着,轻叫着,拼命扭动腰枝,忍不住把头伸出水面,与风追逐嬉戏。

这天西湖时晴时雨,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朦雨亦奇”,苏东坡千年前写的意境一展无遗。幸好我带着雨伞,可以遮阳挡雨。虽说天气阴晴不定,却不减游人雅兴。西湖边游人如浩浩荡荡的钱塘江潮。

如果说春天的西湖是含羞答答的美少女,那么初秋之西湖就是成熟的艳少妇。同一个西湖,不同季节呈现出不同的美,展现不同的姿态,涂抹不同的颜色。

美是丰富多彩,五彩缤纷的,就看你对美的取舍。西湖是很懂得美学,她怕你审美疲劳,所以她给你展示不同季节姿态各异的美,让你一年四季看到她不同的美。风情万种,千娇百媚。难怪自古以来,别说文人骚客,就是普通老百姓,面对西湖,也情不自禁举杯邀月对饮,研墨挥毫作诗书。

秋天的西湖早已消了桃花的倩影,叫我惊艳一季的桃花早已凋谢在春天的舞台。去年春天,桃花如潮似海的壮观,只能成为我记忆的底片。一树桃红,一树繁梦,我对桃花的钟情,在秋天无法送达。

可是我见到了如桃花般美丽的姑娘。

在柳浪闻莺,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,撑着西湖牌油纸伞,如盛开的桃花。在到处是碧绿苍翠的西湖,这朵朵桃红,格外醒目。她们一路摆弄着各种姿势,笑颜逐开。她们靓丽的模样,如花的笑容,引来无数爱恋的目光。在断桥边,我又与这几个外国妹子不期而遇,我们互相热情地挥手问好。她们依然是撑着油纸伞拍照,一个接一个轮流着拍照,还叫我帮她们拍合影。我问她们知不知道断桥的来历?知不知道白娘子与许仙的传说?

“知道啊!”其中一个用流利的汉语回答我。她们是留学生。

“我们还会唱《千年等一回》呢。”她们笑得更灿烂了。

“千年等一回/ 我无悔啊……西湖的水/我的泪/我情愿/和你化作一团火焰。”她们声情并茂地唱,让我相信,她们对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,不只是知道这么简单。西湖的美不是只留在中国,她早已漂洋过海。


http://ddb.chinaonlineedu.com/touban.asp?firstkind='副刊'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