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华晓梦-陈华清的博客

阅读,行走。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陈华清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闪小说学会特约评论员兼理事、郑州小小说事业发展部签约作家。《闪小说》编委。 写有散文、小说、评论、诗歌等,散见于《延河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诗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《当代小说》《羊城晚报》《中国妇女报》、新西兰《先驱报》等国内外报刊。 出版有《有一种生活叫“江南”》《啄着阳光的鸽子》《榕树下的秘密》《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》等散文集、小说集。

梁星钧其人其评  

2013-02-03 09:05:35|  分类: 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音乐名:七月与安生
豆瓣评分:6.9分(914人评价)
博主评价:
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
来自豆瓣音乐资源

原则为人 严谨为文

------梁星钧其人其评 

陈华清 

梁星钧为我的散文、小说都写过评论。他是第一个为我写评论的人,迄今为止,他是为我写评论最多的人。而我,却从没为他写过什么。我对梁兄有敬重之情。对于一个自己敬重的人,我是不敢班门弄斧,妄自评论。

我为不少人写过评论,这点梁兄是知道的。尽管他为我写过评论,但并不以此为资本,叫我帮他写点什么。在我眼里,他是个低调、不爱张扬的人,也是一个喜欢脚踏实地做事,凭实力说话的人。不像有些人写了几个字,惟恐天下人不知,到处求人为其宣传。

梁兄汇集这些年写的评论结为《说长道短集》,并附录师友的评论。昨天,他把论坛文友写的点评发给我看。他花精力收集这些点评,从一个侧面证明,他是很重文字背后的友情,而不是文字的歌功颂德带给他虚荣的愉悦。

这时,我想该为梁兄写点什么了。如果写别人,我或许会因为陌生而产生距离感,为违心说好话而产生痛苦感。对梁兄,我完全没这种感觉。我只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决定写什么,而且我根本不用搜肠刮肚地构思,打腹稿,就拿起手机,点击文档,很顺畅地写起来。这一切来得如此自然,都是因为我们彼此熟悉,平等互敬的缘故。

我和梁兄相识于中国散文家论坛,那是2010年桂花飘香的季节。我们同在一个群里。他后来当上论坛的超级版主,我当上旅游散文版的首席版主。他是论坛是最勤快的版主。当许多版主在QQ群里谈天说地,上下五千年胡侃海聊的时候,他默默地进入论坛,打开一个个贴子,认真地品读文友的文字,给他们回贴,写短评,或是赞叹激赏,或是指出不足,或是提出希望。因为他的点评,激发了文友发贴的积极性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在梁兄的身体力行下,其他版主也转到论坛看贴,回贴,发贴。曾经冷冷清清、门可罗雀的论坛,渐渐呈现生机勃勃,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梁兄是个办事认真的人,他不只是积极回贴,写评论,还对论坛大事小事上心。论坛的规章制度,版主的管理方案,精华贴的推荐标准,等等,他都制定出具体方案,标准化,规范化。甚至对论坛的版面和栏目设置,他都要规划一番。他对论坛的上心程度,就如痴情男子对其心爱姑娘的痴恋。打理论坛花了他不少时间,写作时间大大缩短。我建议他对论坛不要太用心,多腾时间写些自己的东西,一个作者最终还是要用作品说话,而不是你管理论坛的水平。他却说,在其位谋其政,既为超版,就要义不容辞地管理好论坛。他继续对论坛劳心劳力。对这样有原则的人我还能说什么?

中国散文家协会属下有《华夏散文》和《中国散文家》两本杂志,在“两刊”发表文章,是许多散文作者的愿望。为了搞活论坛,调动文友发贴的积极性,梁兄提议“两刊”在论坛选稿。在他和其他版主的努力下,《华夏散文》、《中国散文家》同意在论坛选稿。先由各版版主推出精华文章,最后由超级版主定出荐给“两刊”。质量是杂志的生命力,是一个杂志能否长久生存的重要条件。他极为重视给“两刊”推荐精华文章,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,严把文章的质量关。文章质量不过关,跟他关系再铁,他也不会滥用职权搞人情稿。

我和梁兄就是在给“两刊”推荐精华文章的过程中,因论坛的事务需要交流才逐渐熟悉起来的。我们在一起聊的除了论坛工作,最多的就是文学。他后来辞了中国散文家论坛超级版主一职,而我继续担任论坛版主。我们后来聊的除了文学还是文学。他从不问我文学以外的事,就算他给我写评论,也不因为“知人论世”的文学批评态度而趁机问我的私事,更不像某些人,还没聊上几句就像警察查户口似的,祖宗十八代都要查问一番,甚至要看相片,让人很是反感。因为他的稳重、自律,对女性文友的尊重,让我感觉很安全、可靠。我也从不主动跟他说起我的私事。我们对对方的了解仅仅是对方的文章。我曾对梁兄说,我们之所以能交往这么长时间,成为比较聊得来的文友,那是因为我们从来不八卦,从不问对方的私事。我们是纯粹的文友。

他做事讲原则、严谨、认真,有耐心,还有些执拗。他的文章深沉老到,绝无风花雪月的轻狂,极少为赋新辞强说愁的矫情。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老头子。直到去年我在他的博客里,看到他跟儿子出去游玩的照片,这才知道,他只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,并不老气横秋,更不是孔乙己式的老夫子。穿着打扮时尚得体,活得还比较滋润。在政府部门工作,但没有时下某些官员的狂傲。

梁兄喜欢写评论。我说他是个草根评论员:一来他本身来自草根,二来他为草根文友而写评论。他写评论是为兴趣,为友情,并非攀龙附凤,更不是为名家歌功颂德,锦上添花。看到他喜欢的文章,读到触动他灵魂的文章,他就主动为对方写起评论。是的,他只看作者的文章,不看对方的名字,不管对方是否有名气,只要他感兴趣,激发他的灵感就写。

他坚持不懈地写评论,他的才气,他的为人,得到文友的肯定,不少人找他写书评。他说,文友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,被人需要是幸福的。所以,对于文友的请求,他欣然接受,而不像有些人百般推搪,拿腔拿调,才气不足傲气有余。

大凡评论家,喜欢引用名人前人的相关论述,一来作为理论论据,增加文章的说服力;二来可以显摆一下自己的学识,让人家知道他是读过几本书的,让肤浅的人肃然起敬。梁兄写评论极少引经据典,在他的评论里难以找到某某人说过之类的字眼。他写作者单篇评论喜欢就事论事,仅从文本本身出发。他不属于“学究式”的评论家,他属于活学活用型。他读过一些文学批评的理论,他善于化用前人的论述,融会贯通,再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出来。他不是在别人的思想里跑马,而是在自己的融通里成就,因而形成他独特的书评风格。

写诗歌需要灵气,天赋,写小说要有较强的讲故事能力,布局谋篇能力,而写评论,不仅有较深厚的理论功底、文字基础、感悟能力,还要有独特的眼光,独到的见解。写评论,对一个人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,不是谁随随便便就可以写得出评论。

写评论远远比文学创作更辛苦,所花的时间更多,所付出的努力更大。而且,往往是为人作嫁衣,有时还吃力不讨好。

孟子说过:“颂其诗,读其书,不知其人,可乎?是以论其世也,是尚友也。”这是孟子提出的文学批评的原则和方法,历代文学批评家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这个原则。诚然,文学作品总是跟作者的思想、人生经历、时代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要正确、客观地评价一个作家,把握其文学作品的主旨,评论者必须进行大量的阅读,不仅读作家所写的书,还要读其思想,读其写作的时代背景,甚至读其人生经历,并解码其中的关联。这其中的艰辛非一般人都做得到,能耐得住寂寞。

梁兄最近为本地一个作家写书评,他放下手头其他写作任务,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去读这部小说,才写出几千字的评论。一个月,对某些作家来说,可能写出一部长篇小说了,又可以拿到可观的稿酬了。

我曾建议他少写评论,多搞文学创作,一来文学创作比写评论轻松,二来可以弄点稿费帮补家庭。他说,也有很多人这样建议他,但他坚持写评论。虽是自讨苦吃,但没办法,谁叫自己喜欢,再之应人所需。我无语了。千金难买心头爱,坚持下去或许能走出一条金光大道。毕竟,文学需要创作者,也需要评论者。二者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。对于以写评论为乐的人来说,多辛苦也值得。

梁兄除了写书评,还写影视评和刊评。他对办刊物颇有兴趣,对刊物的风格特色、生命力很是关注。去年,某散文杂志主编叫我物色一下写刊评的人,我马上想到梁兄,向主编推荐他。他也欣然接受我的约稿(我是该散文杂志的特约编辑),并且很快写出刊评,得到主编的肯定。这篇刊评后来全文刊登出来,梁兄十分高兴。因为上这家全国有名的散文杂志是他的宿愿,现在梦想成真了,怎能不高兴?他破例对我说声谢谢。其实,他应该感谢自己,是他自已凭实力说话。如果刊评写得不好,我就算推荐又有何用?别人给你搭的仅仅是舞台,而戏演得好不好,观众喜欢不喜欢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,你自己的能力了。( 2013年1月23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